错失了最高上诉法院改革的机会5

作者:冯栽宓

<p>上诉审查项目错过了周五在部长会议上审议的法案</p><p>作者:Jean-Baptiste Jacquin 2018年4月18日11:25发布 - 2018年4月20日下午1:50更新播放时间4分钟</p><p>为订户保留的文章离开最高法院近一年后,他的第一任总统伯特兰·卢维尔成功地就高等法院未能说服其改革项目的作用展开辩论</p><p>法国最高法官的野心是通过在入口处引入过滤机制来改变法国司法系统的最高机构</p><p>通过将民事案件中每年发送的约20,000份上诉流量减少一半,时钟码头的管辖权希望腾出时间将更多时间用于最重要的主题</p><p>目标是“允许最高上诉法院有效履行其照明法律规范和协调的双重角色,”Louvel先生在一封致海豹监护权的公开信中写道,Nicole Belloubet,3月20日</p><p>自法院高级法官就此问题开展工作以来,已经有好几年了</p><p> 2017年初,前室内总裁Jean-Paul Jean就现代化轨道发表了非常全面的报告</p><p>他的第一任总统得到了众议院议长的集会,法院的真正权力地位,过滤上诉的项目</p><p>然而,在4月20日星期五部长理事会审查的庞大的司法改革项目中,没有一个段落讨论了最高上诉法院的任何改革</p><p>高级法官确信这种改变司法运作的优点并没有试图游说,他们认为他们继续微调的改革将是自我强加的</p><p>在司法部长的随行人员中,很容易对提出的建议太迟了</p><p>事实上,Louvel先生给Belloubet女士的信只是在Chancery法案提交给Conseil d'Etat之前几个小时发出的</p><p>一周后,即3月26日,最高上诉法院公布了其立法改革提案的细节,希望通过国务委员会的转介,将印章的保管纳入其案文</p><p>徒劳</p><p> “对国家最高管辖权的这种改革,不能匆忙进行,不进行辩论或协商,最后一分钟的修正”,为Belloubet女士的内阁成员辩护</p><p>根据案情,....